152.游於藝  精於藝

我在某篇文章裡,曾大概描述自己請教畫壇一位資歷豐富的大老「繪畫最重要的是甚麼」,大老深思後說了:「不要想到錢」……等等內容。

我將這句話釋為「不要從繪畫上想要獲得錢」,錢啊﹗生活中哪能不需要,就算作畫,畫材也需要錢購買,那麼或許可釋為「生活中一切開銷的金錢來源,不要從繪畫獲取」,如此一來,作畫時方有可能做到不要想到錢,作畫就能更為自在,正所謂的「游於藝」。

然而「游於藝」之「游」,會讓人不禁聯想到「遊玩」、「隨興」、「遊戲」,可能難於精進,若是想在「游於藝」的情況下,又能做到「精於藝」呢﹖

這些年來不時想到一句話~「既是重要又是不重要」,今日突有靈感,想為這句話做些描述,也算是為它「適得其所」。

「對繪畫看得既是重要,又是不重要」。做畫的整體過程,以「重要」的態度實踐它,就像從事專職職業的態度般,如此就可避免因「遊玩」它而傾向:有無成果、有無效率的無所謂的態度,反而是兢兢業業的,如此就是朝「精進」的方向前進。

作品完成後是否會有任何的收穫與報酬,就將這視為「不重要」,因為自己有視它為「不重要」的本錢,這本錢就是「生活中一切金錢開銷的來源,不是從繪畫中獲得」,有了這種底氣,就能對結果的有無收穫視為可有可無。如此就能悠遊於繪畫,並能精進繪畫,尤其是對結果看的不重要時,就能毫無顧慮的將自己所想所要的充分發揮,表現於作品,如此反而更能展現自己、大放自己,也更能獨樹一幟。這也正是《道德經》的「無為」(無偽、無違)。

~蔡勝全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