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.大用與大害 / 以金箔為例

從多次的作畫經驗發現,使用金箔於畫面後,其本身的獨特性,很容易凌駕(超越)顏料之上,帶給畫面極佳的效果,甚是有用,加以金箔價錢不低,不由得直覺「不敢傷到它」,於是自始至終,小心地不在其上再作些變化處理,謹慎地將畫面上的金箔保護得很好,深怕傷到它。然而因未再對金箔作後續處理,它就「只有那麼一層」,結果是整片的金箔,整片的很獨特,但整片的每一處都一樣的獨特,就沒有差異了,沒有差異,也就沒有高低、強弱、厚薄的對比。所以整片一樣的獨特,與整片一樣的平庸,都是一樣的結論~缺乏變化性。

如此一來,原本的「大用」,反成了「大害」。就像金錢一樣,若只是死守著錢,不能將錢再善加運用,就成了錢的奴隸,成了守財奴。這關鍵就在於:一直死守大用,反成大害。

在繪畫上也是,一個只守著技巧,唯技巧是從的人,若不能將技巧善用到「思想表現」,而只停留在技巧這個階段,那就成了技巧的奴隸。就像吾人進食的目的,是要食物進入身體轉化為營養,供身體運作,若只將食物侷限在口慾的階段,就失去最終的飲食目的了。

所以有了好的的媒材、技巧、思想……等等,不要死守地把它視為太上皇般,高高在上,一絲絲都不能更改、破壞。欲使金箔這麼美好的素材,在繪畫創作上施以最佳的助益,應與其他繪畫顏料等同視之,才能避開「不敢傷之」的盲點,使成大用。

~ 蔡勝全 ~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