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.《一窩瘋》、《生生不息(三)》 / 理智與脫序

畫作《一窩瘋》,是為表現當下的台灣,人們容易一窩蜂地熱中某事,無取捨、無判斷,常是人云亦云,趨之若鶩,而且還充滿熱情,甚至是激情,有時難免發展為失去理性的瘋狂,猶如飛蛾撲火。為了表現這個現象,《一窩瘋》的畫面以充滿爆發的紅色為主,而且用筆非常的激情、瘋狂。

因為畫作尺幅大,需事先做草圖,經過幾番的草圖嘗試,最終體會到:思緒必須非常的理智清楚,以此作為堅固的基石,才能在繪畫形式的框架內,表現出高強度的、極盡脫序的、失去理智的、瘋狂的畫面。就在那當下,腦海裡突然冒出一個聲音:「理智的去表現不理智」。是否很矛盾?

一般的想法,總認為要理智,不能不理智,因為不理智難以成事,尤其是面對「大」事,可是這張「大」畫要的就是:表現一種瘋狂、不理智的畫面氛圍。因有草圖的試驗,體悟其關鍵就是這個不理智畫面氛圍的背後,要依存著理智的思考架構。進一步說,若要表現更不理智的畫面氛圍,那就需要更有理智的思考架構,畫作《生生不息(三)》,就是本著這種心得,實驗而成。

藝術界有句話:「收放之間」,個人認為,「收」和「放」就是理智和脫序,亦即藝術就是在理智和脫序之間尋求表達與表現,理智扛住脫序,脫序彰顯氣氛,理智為隱,脫序為顯,若兩者運用得宜,會使畫面的張力更加強大。

~蔡勝全~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