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.「好」畫 / 逼真與有趣的、有意思的

觀看畫展,到底是為何?創作者展畫又是為何?但可以確定的是,若能引起觀畫者種種思緒,那麼是創作者與觀畫者雙方的互動互利,可如果只是畫者單方面的自覺良好,那就降低了展畫分享的意義了。

創作者為了要獲得良好的回應,一定會努力使作品「好」,至於這個「好」的意思,當然難於說盡,但至少可談談以下兩種的「好」。

第一種的好:畫得極為逼真、鉅細靡遺,哪怕是一細絲、一微細,皆不放過,畫的真如對象物般。這種「好畫」讓觀者讚嘆、驚為天人,其技巧之純熟細緻,堪稱神乎其技,躍「天下之冠」,這種「技能上的第一」,只能有「一」個人,相對於這位「第一」的其他作畫、賞畫的人,也只能甘拜下風了。

第二種的好:從另一個角度看,倘若作品是有趣的、有意思的,那麼相較於「技巧第一」的作品,又會是如何呢?觀畫者看作品「有趣」、「有意思」,從中得到「共鳴」,這種共鳴的感覺,並不是因為繪畫的技巧第一,而是因為繪畫內容引發所致。一幅很有意思的畫,每個看過、體悟它的人可以從中得到的好處是「帶走它」,帶走這「共鳴」,就像我們讀了一首感動的古詩,我們帶走了這如同身歷其境般的共鳴,這樣的共鳴,人人皆可得。每位觀者「帶走」畫的內容與精神,也是另一種的「擁有」這幅畫。那麼這種畫作,儘管技巧不是特別優異,也可謂之「好」畫。

這種「很有意思的畫」、「非技巧第一的畫」,其要素為何,如何才能成為它呢?其中自然有諸多論點可深入探討,我認為其中一點是:這種很有意思的畫,可以先擺脫「技巧第一」這件事。因為「技巧第一」,的確可以給予觀者在「視覺上」的震撼,甚至可以是很大的震撼,極易蓋過「心理上」細微的、醞釀的思緒,如此將會折損這如同身歷其境般的共鳴。

再者,對作畫者而言,爭得「技巧第一」、「天下之冠」,只能只有「一」個人,而「很有意思的畫」,或許是每個作畫者都有可能達到的,這種「很有意思」的畫,極大部分來自於創作者的人生體悟與修為,這就像只要你願發心努力修為,「人人皆可成佛」一般,人人皆有希望,相較於「唯一的第一」來說,是不是更博愛、更尊重、更眷顧天下蒼生呢。

~蔡勝全~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